星野江流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露中同人小说本《A-1》一宣&预售!

买买买!

华青鹰:


  • 感谢大家的支持!预售地址(评论区也有相同地址的备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感谢各位同好与朋友点击小红心小蓝手,(过气作者的殷切期望)也欢迎大家转载本文!


  • 发货日,将从推荐(小蓝手)、转载中抽取三人赠送全套!


  • 因为本子实在太厚(上下册七百六十页)所以飞机盒需要单独定做,导致的邮费上涨,向大家致歉!


  • 回答一个小问题:预售截止日期和发货日期都没有定下来,还是希望大家早买,谢谢!


  • 感谢诸位staff的辛勤付出,特别是校对同志。在她的帮助下,我这个错别字大王又重新焕发了青春……





【露中】figure skating:before gala

托太太们的福,(伪)素食主义者变成了食肉动物,最近肉吃到打嗝???产一个不好吃的小甜饼,脑洞来源于平昌冬奥表演滑排练,选手们可爱的互动玩耍,但请不要代入真人~

·花滑设定,cp为露中和普洪,其他为友情向

·人物属于本家,ooc属于我

·新生冰迷,涉及到专业细节的错误和问题请不要大意的指出(虽然已经尽量避免了细节)

如果用谷歌搜索伊万·布拉金斯基,会发现他的资料写着:18岁,俄罗斯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选手,父母都是国内从事花样滑冰的老艺术家,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后者正成为俄女单的新秀,除了母语,会说英语和汉语。事实上,伊万正努力学习的目标是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虽然他的地下男友,20岁的中国男单选手王耀的英语不错。王耀是中国花样滑冰的代表选手,纤细的体型和小辫子让他看起来有点中性,但他的性格和表演风格一点儿不阴柔,而且他也不承认伊万说的“娃娃脸”,并且坚持认为那是伊万的偏见。

比赛结束以后,包括他们的一众花样滑冰选手被邀请参加gala表演滑。

“感觉怎么样?”伊万对王耀说,后者刚做了几个跳跃的练习,正向他滑过来。

“还不错。”王耀冲他一笑,把队服外套穿上。

伊万光明正大的盯着他优美的身体曲线,很多花滑选手都有翘臀呀……但他就喜欢看自家媳妇儿的。王耀浑然不觉,舒展了一下身体,背靠在边上看其他选手在冰场中间排练。他们最近都没什么时间独处,伊万想起第一次偷偷的亲吻,王耀有点害羞的埋在他怀里的样子,他们的关系不能公开,所以在大多数朋友看来他们只是亲密的让人羡慕的一对好朋友。伊万很想抱抱他,亲吻他的脸颊,但是忍住了。

“想不想玩双人滑?”伊万问他。

王耀乐了,“要做托举的话,我不太有自信。”

“把手给我。”

伊万引导着王耀,两个人面对面牵着手自由滑行起来,没意识到自己看对方的眼神非常暧昧。一个眼神交流之后,伊万慢慢的、小心的将王耀托了起来。旁边正和男伴闲聊的德籍匈牙利裔双人滑女选手伊丽莎白·海德薇莉激动的掏出了手机,对着他们狂拍一通,她的男伴,德国人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用一种无奈又鄙夷的目光看着她。他们是青梅竹马,可以算是双人滑的一对奇葩,虽然从小吵到大,据说私下里也打过好几次架,但从来没有分开过,冰场仿佛有一种魔力,在冰场上,他们就像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虽然冰迷们强势逼婚,他俩还是对外宣布没有正式交往,冰迷们已经习惯把他俩的日常互怼默默当成狗粮。

眼下伊万已经把王耀放下来了。

“力量不错,”王耀的手还维持着搭在伊万小臂上的姿势,“想过转型成双人滑选手吗?”

“可惜并没有男子双人滑的竞技项目,”伊万很想捏一捏王耀有点冻红的鼻子,又忍住了,“不然也许我会拉上你一起转。”

“嘿,王耀!”阿尔•弗雷德琼斯向他们滑过来,他是美国年轻的男单选手,今年17岁,非常喜欢扮演电影的英雄角色,“恭喜,你的自由滑太棒了!”

他挑衅的看了一眼伊万,继续对着王耀说,“你的表演很迷人。”

伊万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谢谢,你的《星球大战》也非常精彩,这种风格很适合你。”王耀礼貌又真诚的回应,他侧头看了看伊万,“是吧?”

伊万皮笑肉不笑:“是。”

阿尔怀疑的挑了挑眉毛,“谢谢,我也看了你的节目,很有感染力。”

“哦,可爱的小伙子们,你们在聊什么?”25岁的法国冰舞选手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翩翩地滑了过来,他和他的女伴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堪称法国冰舞的领军人物,他们极其优雅的特质经常让人以为他们从事电影或别的职业。他掏出了手机,“我们来合影吧!”

他向一边放空自我的亚瑟•柯克兰招了招手,后者是来自英国的双人滑选手,今年22岁,自带傲娇属性,但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外冷内热的人,传闻说他的厨艺非常的“惊人”,“小亚瑟,过来过来~”

大家自觉的凑到一起。伊万虽然不情不愿,还是跟着王耀往摄像头靠近。他不喜欢自拍,从不用自己的社交账号发自拍,少数的几张自拍都是为了发给王耀。王耀虽然不算是自拍狂,但也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赶潮流。伊万没告诉过王耀,他专门在手机里建了个相册,存着各种王耀自己发给他的照片,王耀ins里发的照片他都认认真真保存起来,就像王耀也没告诉他自己手机里给他的昵称是“我的小熊”,这还是他前几天偷窥时的新发现。想到这里伊万忍不住得意的勾了勾嘴角,恰好被镜头捕捉到。

弗朗西斯低头看了看刚照好的五个人,对亚瑟说“小亚瑟,瞧你那脸绷的,看人家伊万笑的多甜。”

亚瑟的脸更黑了,两个人小吵小闹起来。王耀看着他们直乐,偏偏头,脸上的笑意还没褪干净,亮晶晶的黑眼睛打量着伊万,“是笑的挺甜的。”

伊万有点不好意思,偷偷的捏了捏王耀的手背。



回北京好几天了,刚洗完澡,王耀一边擦头发一边坐在电脑前面,一个标题为“【花样滑冰】露中党的福利!日常互动汇总”的帖子吸引了他,露中,啥玩意儿?

他点进去,看到他和伊万的各种互动,有电视转播剪辑的和手机拍摄的,弹幕99+,大部分的意思是“你俩怎么还不结婚啊?”。

王耀握着鼠标的手一抖。



【露中】2 melodies for Violin,Cello&Piano

这个寒假终于产了一篇完整的粮,虽然不好吃,有OOC,把握不好请多包涵,有什么问题,请不要大意的指出!标题是写这篇的时候听的音乐,读《约翰·克利斯多夫》的激情产物,最后一段来自生活,去年去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确实看到了一对外国小哥哥牵手走过~

  俄国小伙儿伊万·布拉金斯基或许算不上一个专业的音乐家,但他的确拥有出众的音乐天赋。他会点儿钢琴,曾经在朋友的聚会上弹过几首,颇受赞赏;对贝多芬、瓦格纳、巴赫等大师的作品也有自己的独到见解;童年时他视柴可夫斯基、鲁宾斯坦为偶像。与其说他在艺术上细腻敏感的特质是与生俱来的天资,倒不如说是斯拉夫民族其本身深厚的古典艺术修养与文化熏陶的结果。眼下他一面用灵巧修长的十指在黑白键上舞动,一面却分心悄悄的瞥了瞥房间的另一端:一个黑头发的男孩坐在沙发上,轻轻阖着眼皮,似乎被他的音乐打动了,密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白净的脸上慢慢的浮出一晕淡淡的粉红,好像蘸了颜料的笔刷浅浅的触了一下清水,那浓而匀的色彩慢慢淡开来,大约就是这种颜色。那男孩是一个中国人,及肩的长发梳成小辫子温顺的搭在肩上,他穿着红色的针织毛衣和深色的牛仔裤,姿态放松但端庄的坐在沙发上,显示出良好的教养。伊万·布拉金斯基收回了视线,低下头暗自微笑,比起自己手指间流淌出的音乐,他似乎从他的中国朋友身上得到了更多的愉悦。

  他们在莫斯科的一所大学里相遇。工程馆的大厅里有一架钢琴,伊万有时在那里练习,作为课余的消遣,来往的师生有时面含笑意的驻足停留,他也习惯了那些饱含欣赏的善意目光。一天他和往常一样来到这里,不急不缓的尽兴演奏完之后,抬起头,注意到一道热诚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那来自一个黑头发的男孩。这个纤细的亚洲人友善地向他表达了欣赏,并向他介绍了自己,伊万这时候知道了他的名字是王耀,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也许是缘分使然,虽然伊万并不善于社交,他们却很快成为了要好的朋友。他们一开始的话题主要是音乐,然后到文学、戏剧、芭蕾、科学和所有一切。王耀并不爱夸夸其谈,大发议论,相反,他是一个最好的听众,正像一个中国诗人写的,黑夜给了他沉静的黑色眼睛。每当伊万凝视这对眼睛的时候,四周就响起了悦耳的和弦。*

  “没有一个人意识到真正的音乐家是生活在音响世界里的,他的岁月是在音乐的波涛声中流逝的……连他的灵魂也是一首音乐,他所爱、所恨、所惧、所求,无一不是音乐。一个音乐的灵魂如爱上一个美丽的肉体,也视它为一首音乐。”*晚上睡到下半夜,在前半觉和后半觉接榫处,伊万无意识的用淙淙流水般的乐符描摹着心上人的眉眼,他有点兴奋,但还没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迷迷糊糊的又侧身睡着了。*早上起来他只觉得昨夜自己仿佛弄丢了什么似的,就像是出发旅行时那种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的不安。霎时爱情的电流飞快的穿过他的脑袋,他就像一个失忆的人找回记忆一样,猛地震颤了一下;意识到这一点时,他正心不在焉的往嘴里塞面包,一股惊讶、狂喜然后是无措像海水涨潮一样吞没了他,面包在他嘴里,而他简直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该咀嚼它吗?他差点将它整个儿咽下去。*

世人啊,生命本是虚幻:

快抓住幸福的良辰;

要常常把酒杯斟满,

尽情享乐,莫错过时机;

要奔放情欲,游戏人间,

捧着美酒去安息!*

  普希金说服了他,同时他也毫不惭愧的把自己表白心迹的孟浪鲁莽归罪于普希金,这不,他可是劝自己“莫错过时机”!但同时,也对他满怀感激。伊万毫无经验,悄悄的笨拙的做了许多准备,像是大敌当前般的武装自己,当然最后几乎都没有派上用场,因为王耀狡猾的抢走了他的台词,他状似的若无其事对伊万说,“伊万,说真的,我很喜欢您。”伊万还没分析好其中的友情和爱情的成分和比例,身体先于大脑有了动作,他立刻攥住王耀的手,紧张又激动的声明:“啊!我也非常喜欢您!”王耀的眼睛笑成了一弯月牙,他调皮的问道,“是朋友间的喜欢?”时光像是凝固了似的,停顿了好久;他深深的专注的凝视着这双可爱的黑色眼睛,感觉到彼此都能读懂对方,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王耀的脸也红红的,但目光坚定的回看着他,带着明显的期冀和兴奋的跃动。他听见自己说,“比那更甚,我爱您。”他们立刻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像铁吸附在磁铁上一样不可抗拒又自然而然。暗恋的云翳散开了,如果要王耀来形容的话,暗恋就像二极管,总是单向导通,但那一刻却被反向击穿,快乐与幸福陡然降临。*

  后来嘛,毕业以后,他们一起搬到了上海,某个夏天,也许往民生现代美术馆的路上,你会看见两个戴着墨镜手牵着手的男人,金发高个儿的那个笑眯眯的,穿着T恤却还围着围巾,轻轻地哼着只有他俩才能听清的歌;黑头发矮点儿的那个,安静的走着,有时微微含着笑意的看身边的人一眼。他们提着袋子,或许刚购买完生活用品,慢慢的从你身边走过去。车辆稀少,你在马路牙子上走,他们在下面,隔了一棵绿荫荫的樟树,树影婆娑落在他们肩上,你向前走,他们向你身后走,尽管夏天燥热,蝉声单调,你不动声色,心里觉得自己仿佛遇见了爱情。


*1,2:来自罗曼·罗兰《约翰·克利斯多夫》,译林出版社

*3:来自钱钟书《猫》

*4:来自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宁娜》,译林出版社

*5:来自普希金《阿那克里翁之墓》,人民文学出版社

*6:来自一篇微信推送《模电与爱情,人生的故事》



犯罪心理第一季第九集
"You're  just responding to what you learned, Vincent. When you grew up in an environment like that, an extremely  abusive,violent household, it's  not surprising  that some people grew up to become killers. "
"some people? "
"what's it?"
“You said some people grew up to become killers. ”
"And some people grew up to catch them. "
Carl Jung said, "the healthy man does not torture others, generally is the tortured who came into torturer "

一直一直很喜欢万有引力太太的画风,抓住机会表白!两个人都好可爱!希望太太出更多本子~最后一页太戳了,即使要忍受痛苦也不表露自己的心意,也是作为国家的无奈,可以说是心目中的国设状态了😁